记己亥年丙子月疫

写在前面:早想写的一点东西,记录一下,这段亲历的历史

己亥年丙子月,大疫,其来势之烈,危害之疾,虽谓之人祸,于天灾有过而无不及。庠序静寂,商贾闭户,泱泱中华,虽逢岁日,静似清明,上下俱寂,竟如人烟罕至之荒野,月明星稀之夜半,故叹曰:大国之大,不在武强,不在野广,而在齐心,而在意合。

疫势如火,吾等常人唯恐避之不及,皆自缚于方寸之地,然大难之时必有大善之人,逆众生而行,做吾等之不敢做,行吾等之不敢行,为医者、为党首、为警民、为政官。此些人等,未必不惧疫疾,然或为心中之大义,或为往日一许诺,亦或仅为己之责任,立于抗疾之前列,虽知无药可用,无古可仿,仍前仆后继,无他,唯有以命相搏。

有人云:疫疾如镜,可映忠烈之赤血,亦可照奸邪之丑恶。前有身居高位者欺世盗名、瞒报误国而落马,后有网络键者调笑嘲讽、崇洋媚外而收监,又有家中慈禧佛爷,视他人之善举如应尽之义务,非但无半点感激之心,却趾高气扬似商纣夏桀。吾恨,恨天地不收奸邪收忠烈枉为天地!吾恨,恨不才身无长物困于隙难分国忧!徒有书生之名,枉有书生之名。

百无一用是书生,旧时听闻,常笑其不解书生之职;今再听闻,虽可借“术业有专攻”而解难,却难解我心头之羞愧。吾曾立言“为中国之复兴而读书”,奈何适逢中华有难,心有余而力不足,堂堂一六尺男儿,无可而为,唯有加倍勤勉于学,以求来年,中华可永免于此类疫疾之苦。

吾因疫困于家中久矣,终日学而思,思而学,似有所得。吾观人之过往,虽成登天、入海、断江、搬山之事,有御火、逐风、治水、防雷之能,却仍困于蚊虫之扰,病疾之侵,是否可言之曰:须弥易成,唯长久尔;芥子难塑,因之细微。

夫人者,于蚊虫可谓须弥,奈何立于苍穹之下,亦不过渺小一芥子而,宇宙浩瀚之无涯,如何求索?为何求索?难知矣,恐此生难寻,不得不感而有言:生亦何悲,死亦何苦,生之所大悲,死之所大喜,皆无所谓,皆无所意。

由此而得,人之一世,为己而活,终陷于上述“皆无所谓,皆无所意”之困境,于是乎,须予己一苦寻之方向,似航路之星光,夜半之烛火。或为真理孜孜不倦而求索,或为中华强盛复兴而前行,亦或可为佳人一笑而奔走。可遥远而难及,不可随意而不定。谨记一言:吾生之意,不在他人赋予,而唯己自定;信吾所信,思吾所思,想吾所想,则所行之事皆有理,所想之物皆可见。

麓山书生君陌,书于庚子年戊寅月辛丑日。

相关推荐
©️2020 CSDN 皮肤主题: 撸撸猫 设计师:马嘣嘣 返回首页